广州牌技全国统一24小时服务热线:15817700117

  • 在线沟通: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广州牌技 > 牌技新闻 > 公司新闻 >

总算找到扑克牌接牌技巧, 就在你身边-桂林

发布时间:2020-01-10 12:44 作者:广州牌技 来源:未知 点击: 字号:

诡计之初试身手
   当时流行的玩法是“二十一点”。这实际上是一种全国流行的du博方法。玩法很简单,A作10点或1点,花牌均为10点,拿到牌后比谁的“点子”大,其中“二十一点”为最大。    过去,农村里打“二十一点”可谓因陋就简,田间地头,牌技屋边树下,一副已经玩得破烂不堪的旧,再加上几个满头臭汗的人就是一局。    当然下的du注也小得可怜,五分,一角。但是常常为了这五分一角争得个面红脖子粗。这是因为贫穷造成的。到了我进军du博业时,情况已经大不相同。    首先是有了较为固定的场子,一般是某个人缘比较好的人家。他们提供场地并非为了赢利的目的,而是自己爱玩。所以经常邀约du局,一来二去,也就自然地形成了场子。   我们村du徒们最常去的是英姐家。    英姐比我大四五岁,她足艮我外婆的关系相当密切,还拜我外婆做了“干妈”。按理她是我的姑姑,但是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我就一直称呼她“英姐”。外婆出事以后,她也是积极帮忙操办后事的人,我因此对她一直非常感激。    英姐的家是村里最漂亮的,明砖亮瓦,在村子里特别扎眼,人们称之为“小红楼”。    人人都说英姐命好,因为她嫁给了一个真正的香港人。    为什么?因为英姐长得实在漂亮,唇红齿白,笑面如花,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当我还在中学的时候,我们这帮混小子的一个固定的最刺激的节目之一就是去偷看英姐洗澡。有一双还被她发现了,但是她没有叫也没有骂,拿盆水泼了出来,然后朝着我们逃跑的背影哈哈女笑。    这一笑虽然叫我们狼狈不堪地落荒而逃,也让我将她的影子铭刻在心。    牌技文章我发现无论我在外面如何厉害,但是一到英姐面前就成了乖娃娃,非常地紧张局促,心跳加速,不敢正面看她。人们讲英姐嫁了个有钱人不假,但是也有守活寡的嫌疑。她老公长期在香港那边,新婚时每个月回来住几天,时间长了回来得也就少了,但是钱从来不少寄,所以英姐早就不再千农活,她的田地都拿给亲属耕种。    守活寡的英姐成为人们的饭后谈资,吃不着葡萄的人们难免添油加醋地讲出很多韵事来。正是因为如此,她的家人人爱去,个个争先恐后。    我很快也成为“小红楼”的常客,几乎每一天都和阿军等人进进出出,和du徒们打牌。有输有赢,很快和他们交融为一体。说来好笑,当时的du博的du注已经不小,每天可以达到几千元的进出,du起来却是“扛竹竿进城,直来直去”,实打实地du手气。    在“小红楼”的du徒中,大概分成两种档次。一种是小打小闹的,他们的du注一般限制在百元之下,而另一种du得就比较大,这些人多数有港澳台的亲戚关系,从外面得到不少钱后没有地方花,就拿来du博,他们一夜输赢的du注达到千元以上。    由于没有人“出干”,时间一长,输赢以平衡居多,所以一千人du兴越来越大,胆子也越来越大。我明白必须赶紧下手,不然这块天生的“猪圈”被江湖上的高手发现,就会大开杀戒,那我这个“聚宝盆”不就给人抢了?   我苦思冥想,定出了一个一本万利的计划。    我的计划非常地简单,总的说来就是“出干”,也就是做手脚。    做手脚只能在牌上,我当时还远远不够在现场做记号的功夫,而且对作弊也有深深的虑。万事开头难,何况我这件事要是办不好,结果决不仅是钱赚不到手那么简单。 我首先理出的是一大堆问号一  现场不能做手脚那就只有提前完成,问题在于怎么把记号牌带进去?一般来说du徒自己都不带牌的。牌就放在场子所在的那一家,到时候如果需要换新牌,绝对不会有人说“我这里正好有一副”的。   我把牌预先放在英妲那里怎么样?她定会觉得奇怪,而且如果我接下来就开始赢钱,不就相当于“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吗?英姐不一定会出卖我,但是人心隔肚皮,可以做一回不可以做二回。   如果被发现了,结果会怎么样?挨揍是肯定的。而且这种事情谁也不便帮忙,前一段时间结下的仇人们岂不要“公报私仇”,把我打个半死?   想来想去,我想到只有控制du博用的牌,才能真正操纵du局。   村里原来的供销社的小卖部是全村唯一的商业机构,它卖的是些烟酒糖茶之类日常生活用品,货品不多,但是除了烟酒以外,必备的商品之一就是牌。    当时卖的牌是一种山东菏泽产的“花牌”,质量一般,但是因为它进价低,所以在农村非常流行。技巧文章小卖部的老板姓高,据说跟我抢“通宝”的那个高老头与他是堂兄堂弟的关系。    我开始天天去他那里买香烟,不出一个星期我们就厮混得几乎称兄道弟。从此以后小卖部就成了我的“信息中心”,村里的一动一静,我都能很快得到消息。    不过老高带给我的第一个消息却令我叹息不已。原来小兰出那档子事以后,并非像我想象的那样保密得很好,也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是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事情肯定是从我的两个朋友或者参与打人的其他几个朋友那里传了出去,小兰的父母拿着杀猪刀去找高老头的麻烦,碍于对方家里人多势众,原来号称要杀人的最后收了点赔款了事。    但是小兰的父亲对自己的女儿却丝毫也不留情面,除了毒打外,小兰因使家族蒙受耻辱而被软禁起来,不准上学也不准出去。很快他们就给小兰定了一门远在湛江的亲事,对方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王老五”,不过家境还不错。小兰父亲从这门婚事中赚到好几百元。当时的几百元是笔“天文数字”一样的财富。   我仿佛看到小兰的傻傻的老公滴着口水扑向如花似玉的小兰的情景。    我为了得到一个du具而造的孽真是不小。我想她一定很恨我,因为在她遭受磨难的整个过程中,我可以说什么也没有做,甚至连去看她一下或者为她求求情也没有做过。我是个不知道责任为何物的人,穷尽我的一生,我从来都把所有拥有和可能拥有的责任抛在脑后。    不过当时我听到小兰的经历时,并没有真正觉得自己犯了罪,我只是觉得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给糟蹋了。她在做我的“马子”期间给我带来不少的荣耀,还有我的处男的童贞是交给了她的。尽管那方式和想法并不那么美好,而且说实话还有点丑恶。    一个星期后,我到市里批发了一条十副“花牌”,并带回家做记号。    做记号的方法我在流浪时早已经学会,基本做法是:用针将背面的花纹的某些部位挑开,把原来印刷上去的色块弄掉,然后用几乎同样颜色的油性色彩涂上,再用一种特别好的食用油涂抹覆盖新做的色点。    晾干以后,从外表上看跟原来的牌没有两样,但是我从一个偏光的角度看去,记号一目7然。这样一来每一张牌我都能辨认出来。    做好记号以后,牌技技巧我将它们装在一个军用挎包里,带到小卖部。乘老高不注意,我用记号代替了他正放在柜台上卖的,一切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    随后的几天我天天在“小红楼”里逛来逛去。    我的心情就像一个下了网的渔夫,潜伏在暗处等待鱼儿入网。我的心情焦急而兴奋。这是我的第一次“出干”,而且我相信我的计划是天衣无缝的,即使被人发现作了弊,也绝对找不到我的头上。    死无对证,这是我的du博生涯从一开始就明白并且奉行的准则。    这一准则后来被证明不仅仅是正确的,而且是关键的。   这也是此时此刻我还能在这里给大家讲故事,同时悠闲地喝着我最爱喝的五粮液的根本原因。    du徒们的农民特色仍然保持着。他们每一局牌的进出账都是几十甚至几百元,但就是舍不得花钱去买一副新的,那两副用得断了角的旧又接着用了好几天,我简直恨不能将它们抓起来扔掉。    当然不能那么干。我照样像以前那样参加“低级组”,每天有进有出。直到第四天晚上他们终于有人提议买新。    英姐亲自出马,不二会儿,她拿着两副新的“花牌”进来。不过我自己也不能确认那是不是我做记号的牌。当新牌摊上桌面时,我的血液似乎也为之凝结了。桌子上放着的正是我亲手而且花了好几个夜晚才做好的记号牌,它们的每一张我都是那么熟悉。    在我的面前,摆了一副“明牌”。每一张的花色、点数的大小,都清清楚楚地呈现在我的脑海里。刚开始,我还需要用点眼神去辨认,后来我干脆和别人换了个位置,找了个反光最合适的角度,开始du博。    头一次这么牛气,我大赢特赢,桌子上的其他三家都输给我了,前后总共赢了近三千元。陪我玩的都是几个老du鬼,相互的底细和斤两都非常清楚。输得多了,心里痛得慌,又怕面子上过不去,于是就开始作怪,拿我这个du场上的“初生牛犊”开刀。    一个du徒怪怪地看了我几眼,说:“你小子拿牌也太神了,牌就像是你家养的……”    另外一个也说:“是啊,以前你的手气也不怎么样嘛,怎么一下子就抖起来啦?”    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得意忘形了,“出#千”讲究输在明处赢在暗处,怎么可以如此招摇。因为心里有鬼,我一下子被憋住,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几个人更是议论纷纷。    老实说,我是非常紧张的。正是怕自己说话时显露出惊慌,所以只好沉默不语。    我想要是他们查牌就坏了,即使死无对证,但是头一个受益的是你,那么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你们说什么呢,几个老同志怎么说混话?我这个兄弟前些时候手气不顺,难道他一辈子都不顺吗?”    是英姐过来为我打圆场。我当时感激得几乎要热泪盈眶。就凭英姐的影响力和她那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加上一连串银铃般的娇笑,气氛立即缓和下来。几个人嘻嘻哈哈和英姐开“荤”玩笑,然后跟我约好,明日再决胜负。    du局散伙,夜色已深。我收拾好刚想跟着大伙走,技巧文章前脚刚出门,就听英姐在后面喊道“阿彬,东西掉了。”    我答应着回来。其实我也知道没有任何东西会掉,英姐肯定有话说。    果然不出所料,英姐说:“哦,我帮你解了围,连谢也不说一声就走了?”    “谢谢英姐。”    我不由自主地低着头,觉得呼吸急促,因为我闻到英姐身上散发出来的非常好闻的女人的气息。那气息说甜不甜,说香不香,但仿佛有股神奇的力量,让我身体的某一部分起了致命的变化。    那天我留下来很晚,英姐和我聊天,讲了很多我外婆以及她自己的事情。我实际上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在那种心猿意马的时刻,听得进去才怪呢。我只是有一种担心,害怕英姐看出我的内心世界。    临走她为我煮了一碗面条,里面卧了个鸡蛋。    简直美死我了。
金花变牌技术

明天,内蒙古东北部、黑龙江西北部、西藏东部、青海东南部、川西高原、贵州西北部、云南西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小到中雪或雨夹雪。云贵地区、广西北部、湖南西部、重庆南部、四川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小到中雨,其中,云南西部和南部局地有大雨(25~45毫米)。东北西南等地降温明显 南方阴雨范围缩

相关文章Related Articles

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就请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吧